当前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贵州:数据融通精准治理服务到家——贵州大数据政府治理案例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1-21
  • 字体:

李路昭

贵州作为欠发达地区,在全国较早选择了发展大数据,把大数据作为一场抢先机的突围战,在把大数据作为产业创新、寻找蓝海的战略选择的同时,也把大数据作为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引擎,更好的用大数据服务广大民生,提升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对我省有较强的借鉴意义。

一、贵州运用大数据提升政府治理的基本情况

近年来,贵州推动大数据与政务服务融合,加快政府数据“聚通用”,做到“进一扇门办全部事、进一张网办全省事”,运用大数据手段,建设“数据铁笼”提升政府治理能力。

(一)“大数据+政务”:一张网办全省事

2014年,“云上贵州”平台应运而生。20178月,作为首个接入国家政务数据共享交换平台试点示范省份,云上贵州系统平台在全国首家接入国家平台,开展政务数据共享交换新机制的探索。云上贵州系统平台按照“集中建设、统一门户”的原则和“统一用户管理、统一消息管理、统一用户体验管理”的要求,创新公共服务供给模式,将全省各级各部门的政务民生服务应用进行移动化和标准化改造并统一汇聚,实现了统一对外推广和提供服务,让政务民生服务更加符合用户体验需求。截至目前,云上贵州系统平台汇聚了全省193个政府部门部署的714个应用系统,发布数据目录494个,数据子目录2172个,数据元目录36387个,共有数据集623个。

(二)“大数据+监督 ”:规范政府权力运行 

20174月,贵州省大数据发展领导小组印发《贵州省“数据铁笼”工作推进方案》,明确提出运用大数据手段,实现政府权力运行全覆盖、监管过程“全留痕”、“三重一大”监管和两个责任落实,减少和消除权力寻租空间,完善监督和技术反腐体系,促进党风廉政建设,提升政府治理能力,为国家“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提供可复制推广的贵州经验和模式。

(三)“大数据+民生”:增强老百姓获得感

2017年,“贵州通”APP在全国率先开通符合交通部互联互通标准的市民云卡NFC手机或扫二维码乘公交服务,目前已支持贵阳市、遵义市、贵安新区等地,覆盖了贵州省70%以上的公交场景和超过1700万贵州省常住用户群体。近年来,依托大数据的快速发展,贵州各地瞄准百姓获得感,以大数据创新民生服务方式,让“数据多跑路,百姓少跑腿”,民生服务不再 “跑断腿、说破嘴”,百姓幸福感、获得感稳步提升。

二、贵州运用大数据提升政府治理的主要做法
   
1.整合数据资源,建设全省一体化数据中心
    2014
年贵州建成全国首个统筹标准、统筹存储。统筹共享、统筹安全的云上贵州系统平台。开展迁云专项行动和政府数据资产登记,通过系统整合等的手段清理僵尸系统,与去年国家信息系统整合共享要求高度契合,对分散、独立的信息系统进行整合迁移,将分散的政府数据统筹汇聚,逐渐形成海量数据,将不同部门、不同属性、不同类型数据相互关联,改变了传统信息化建设模式,实现了集约化建设。
    
2.疏通数据经络,实现政府治理精准化
    2016年,贵州统筹搭建全省统一的数据共享交换平台——云上贵州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市州开设共享交换分平台,建设人口、法人等四大基础库和医疗健康、扶贫等主题库,形成全省政务数据共享资源池。按照一数一源的原则,统一标准格式,构建全省数据资源目录体系,强调数据目录的高可用性、数据均可调用和共享。截止目前,梳理信息项53245个,共享率86.4%,累计交换数据量上亿条,共享平台率先接入国家平台,基本形成了上联国家、下通市州、横接厅局的共享交换体系。同时,搭建贵州省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发挥市场、社会、公民的积板性,使其参与到政府治理中。56家政府部门在开放平台上架开放数据资源634个,累计下载数据集64098次,使用数据集962253次,共计16万多次数据调用。通过共享开放政府数据带动创新,促进数字经济的发展,为精准治理、协同服务奠定了基础,进而促进政府治理主体的多元化。
    3.释放数据红利,提升政府治理价值
   
贵州主动适应新形势,以服务到家为抓手,倒逼政府部门数据互联互通、协同服务、创新应用。针对贵州山区为主、落分散的特殊性,以需求为导向,主动推送数据服务、政务服务、便民服务进家入户,如建立了精准扶贫大数据支撑平台、税务信用云、省网上办事大厅、智慧法院云、云上贵州移动服务平台、 健康医疗”、通村村智慧交通云平台等诸多云平台,提升了政府治理服务能力,更好地服务社会民生,老百姓在家门口分享数据共享红利。

(1) 精准扶贫大数据支撑平台。贵州依托国家和省级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向上联通公安部、教育部、住建部等,横向打通扶贫、公安、卫计、教育等省直17部门数据,向下打通市州部门数据,实现扶贫数据的。如贫困学生教育扶贫资金减免,通过数据跑腿、部门协作,平台对贫困大学生姓名、身份证号、学号的自动比对核验,将符合减免条件的学生名单自动推送给财政局和省内高校,相应财政披款手续由两个部门在后台协同办理,贫困学生考取大学后即可得到学费的自动减免,跑腿次数从至少两次变为零次,时间从4-6个月变为即时办理,扶贫干部表哥帮哥

(2) 税务信用云。贵州充分挖据税务数据资源,将的税信用和银行信用的有效融合,实现以信用换信贷,解决了中小企业缺信息、缺信用、缺抵押难题,使中小企业长期沉睡的纳税信用资源变成了融资的宝贵资产,中小企业不需担保抵押,可获得最高为纳税额9倍的贷款,已为46.52万户纳税人评定了授信额度,4765户中小企业凭借税务信用获批贷款197.46亿元。
  
3)智慧法院云。
贵州与全国3519个法院和9279个法庭法院专网互联互通,整合案件信息、业绩管理、司法公开等多源数据,结合法官审判过程中运用到的法律、法规、案例、行业知识以及相关判决标准,形成人工智能审判助手,让法官从繁杂的事务中解放出来,集中时间、集中精力,聚焦、聚力案件争议焦点。通过针对具体案由建立案由模型,实现审判实体与判决依据以及法律法规等数据库的对应,提供了自动推送精准类似案例、提出量刑建议、自动生成裁判文书全文、对法官做出的裁判进行偏高度分析等功能,实现案件质量和效率的双提升。2017 年全省法院共受理和审结案件同比上升18.58%17.35%

4)云上贵州移动服务平台。贵州对各级各部门政务民生服务进行移动化、标准化和适应性改造,按照集中建设的原则和统一门户、统一身份认证、统一消息推送、统一用户体验白要求,依托省级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实现与各地各部门提供的政务民生服务应用用户共享和数据互联互通,民众需要了解的全省各级政府及部门信息、政策,都能一网打尽,实现进一个平台,办全省事务。整合省市3868项政务民生服务,181项政务民生服务可在网上直接办结。如农机购置补贴资金发放,将省网上办事大厅、国税部门、公安部门人口库数据打通共享,松验核对信息,农民不用跋山涉水,实现农户不再往返县城,在家即可在线办结,资金自动到账。同时,贵州在平台上专门开设群众需求征集版块,你提需求我实现,提供了群众需求和服务响应统一窗口,加强与广大用户的互动,充分体现了政府治理社会公众广泛参与的共治发展新格局。
    
5) 健康医疗云。
贵州构建了纵向贯通、横向互通和各级医疗机构扁平化、零距离的全省远程医疗服务体系,全省199 个县级以上公立医院和1543 个乡镇卫生院全部联通远程医疗网络系统,实现与全省统一预约挂号服务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协同联动,推动远程医疗服务与全员人口、电子健康档案及电子病历数据共享和互联互通。2017 年,全省通过远程医疗开展疑难病症会诊1.8 万余例,面向乡镇卫生院开展远程诊断11.4万人次,县级公立医院次均门诊费用下降4.1(全国县级公立医院次均门诊费用上升6.5),同比下降2.4%(全国同比上升3.8%)。农村百姓在家里就可以看病就诊,享受城市的便捷医疗服务,实现便民服务到家
    
6通村村智慧交通云平台。
贵州实现智慧化客运交通向重点乡村及客流集散点延伸,成为乡村版滴滴打车。利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使客运企业的车辆出行情况、出行时间、空座率、车内外监管数据等与村民和监管部门共享,让数据互联互通,从而实现人、车、货三者的信息匹配同时,对驾驶员远程管控和违法行为及时有效取证,有效减轻运管部门人少事多、执法力量薄弱的客观实际。全面解决群众出行难、物流下乡难、车辆运营难、部门执法难、数据下乡难等多个层面根本性难题。去年7月,在只有13万人口的雷山县运行以来,总计注册用户数16823人,提供信息服务达12781次,平台运行车辆数班线车208辆、拥有包车业务车辆208辆、出租车32辆、平台从业人数256人。累计出租车订单5934次,累计班线车订单4651次,累计756次校园包车,平安接送学生近8194人次。

三、贵州运用大数据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对我省的启示

当前,我省“互联网+电子政务”进展顺利,大数据得到有效发挥,华为、浪潮、腾讯等一大批大数据企业纷纷落户吉林,我省高校、科研院所众多,大数据人才储备丰富,已经具备发展“大数据+政府治理”的基础。但依然面临着大数据开放共享程度不高、相关政策法规和行业规则不完善、产业生态较弱等不足。未来一段时期,我省应充分借鉴贵州的好经验、好做法,补足短板,实现弯道超车。

(一)推动开放共享,倒逼信息化升级

开放政府数据,并带头用好大数据技术,是政府部门支持大数据发展最直接举措。数据开放共享一直是政务信息化建设的理想目标。以前,系统建设烟囱式的建设模式,加上数据权责利的管理制度没有建立起来,导致横向来看在政府内部数据孤岛普遍存在,纵向来看数据对外开放更是缺乏技术与制度基础。现在,在全社会推进大数据的应用,数据的多源融合是先决条件,政府数据的共享开放已经成为不得不做的事情。贵州省在这方面做出了有益的尝试。下一步,我省也应明确开放共享的数据目录、技术标准,以及平台建设思路,还需要结合渐进路线,逐步推进。例如在政府数据开放方面,可先从已经开放的数据如何便利化应用入手,成熟后逐步扩大开放范围,将是务实可行的第一步。

(二)加速数据融合,深化数据应用

目前,大数据在互联网、金融、电信等领域产生了实实在在的效益,医疗、工业领域也正在加速。但总体上只能说刚刚走出了半步,大多数是“平行替代”或“补课”,还远远没能达到“深度融合”的阶段。政务、医疗、工业等领域的大数据应用,则大多是“补课”;即在业务系统之外,新建原来缺失的数据平台。客观地说,目前这样的阶段对于很多行业来说是“必经之路”。我省需要鼓励大数据技术企业不断提升大数据平台和应用的可用性和操作便捷程度,优先支持面向传统企业的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的开发,简化大数据底层繁琐复杂的技术,便捷大数据应用的部署。随着这些“替代”或“补课”的深入推进,业务与数据将加深融合,数据驱动的新模式、新业态更值得期待。

(三)优化政策供给,加强产业支撑力

1.人才培养政策方面

首先,我省可以结合其自身大数据基础、经济发展环境等因素制定符合当地情况的地方大数据人才培养政策。像贵州由于地处我国西南地区,大数据技术研发能力较弱,而大力培养大数据技术人才需要时间进行过度,因此采用吸引人才和培养人才相结合的方式满足当地对于大数据技术相关人才的需求。我省应立足本省大数据人才情况,制定相应的大数据技术人才培养和引进策略。同时要实行大数据技术相关人才的培养策略。其次,从政策方面鼓励“产学研”多方联系,鼓励政府、企业与学术机构从多个方面进行交流合作,加快大数据人才的培养。再次,可以设立大数据专业相关奖学金和项目基金,提高大数据技术研究人员的积极性,对其从事大数据专业学习进行政策激励。

2.资金保障方面

通过研究发现,国外大数据技术政策体系中明确资金保障,这也是国外大数据技术政策的亮点。美国奥巴马政府投资2亿美元用于大数据技术研发;英国财政部投入1.89亿英镑用于大数据和节能计算技术的研发;日本总务省、经济产业省以及文部科学省共投入近100亿日元以促进大数据技术研发与产业发展。在地方政府层面,贵州省经信委拨付5000万专项经费支持贵安电子信息产业园,贵阳市级财政安排2000多万元专项经费用于建立呼叫中心服务外包学院及示范教学基地。江苏盐城市财政投资2.9亿元用于大数据产业投资。

我省应在大数据技术发展政策体系中明确资金保障,并结合当前大数据技术发展的实际情况,采用多部门结合的方式对大数据技术研发进行明确资金投入。同时,可以设立大数据技术发展基金,以鼓励当地大数据技术发展。